炒股软件大智慧“不务正业”:涉足直播一年烧掉16亿

2018-06-24 10:13

  如若是中国股市的老股民,对中国炒股软件的发展历史恐怕都能如数家珍。从早期的钱龙软件一枝独秀,到中期的海融、指南针等“百家争鸣”,再到之后大智慧、东方财富、同花顺、通达信等“大浪淘沙”。这期间,大智慧(601519,SH。今日即5月2日起变为“*ST智慧”)通过收购研发等,开发出了如今普及最广的炒股软件形态。然而时移世易,在上市6年后,大智慧如今却面临连续两年亏损,首度“戴帽”的窘境。

  据大智慧近日公告称,鉴于公司2015年度和2016年度连续两个会计年度经审计的净利润为负值,根据《上海证券交易所股票上市规则》相关,公司股票交易将被实施“退市风险警示”。据悉,公司股票简称将自5月2日起变为“*ST智慧”。

  财务数据显示,大智慧在2015年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由盈转亏,亏损4.47亿元,到2016年则亏损17.6亿元,同比下降293.3%。合计算来,自2011年上市6年来,大智慧有一半的年份在亏损。

  公开资料显示,炒股软件类企业2016年度的业绩大多有一定程度下降。比如东方财富2016年实现营业总收入23.52亿元,比上年同期下降19.62%,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7.14亿元,比上年同期下降61.39%。益盟股份2016年年报显示,报告期内,公司全年实现营业收入5.72亿元,较上年度下降22.53%,净利润为1.76亿元,较上年度下降47.23%。

  但行业景气度似乎并不能成为大智慧业绩的全部理由,毕竟同行们仍有大量的盈利,这与大智慧的持续亏损有明显差距。

  其实,从营收来看,大智慧去年实现收入11.31亿元,同比还上涨了72.82%。但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注意到,大智慧2016年业绩巨亏的原因主要有多个方面。其中包括,视频直播社交平台亏损较大,因证券虚假陈述被诉存在预计负债,员工持股计划确认股份支付费用上亿元,计提各类资产减值准备合计达计4940.43万元。显然,除了视频业务的亏损外,各种“经营外”的因素也对公司的业绩冲击很大。

  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注意到,上市之时,大智慧选择了加大基础投入,实施产品和服务体系全面升级。公司在数据系统、技术系统、核心资源及服务体方面加大投入,由于这个投入是以人力为主的投入,大大增加了即期成本。这些投入的确提升了公司的数据及服务水平,但在行业景气度不高的背景之下,并没能给公司带来相应的业绩回报。

  早在2014年8月,大智慧便透露出将重组湘财证券。2015年1月,大智慧披露具体方案,公司将斥资85亿元收购湘财证券100%。同时,将募集配套资金不超过27亿元。2015年4月,上述重组方案获得并购重组委审核有条件通过。

  然而,在此关键时刻,因信息披露涉嫌违反证券法律遭证监会立案调查。这导致原本应该很快就能拿到手的正式批文迟迟未到,反而是在2015年11月等来了《行政处罚及市场禁入事先告知书》。2016年3月,大智慧宣布,鉴于重组相关的股东大会决议因逾期已经失效,且重组面临的障碍基本无法消除,公司决定撤回申请文件并终止相关事宜。

  在重组失利后,大智慧很快找到了新的寄托。时值直播浪潮风生水起,大智慧便启动了“视吧”直播业务。据公告,“视吧”靠着大智慧的资源优势,曾在2016年9月成为直播行业排名第三。但在风光的背后,很大程度依托于大智慧的“烧钱”。

  据2016年年报披露,大智慧去年对“视吧”业务在广告宣传、市场推广、从业人员配置、系统开发、平台网络运行成本和主播劳务报酬等方面进行了巨量投入。其中,主播劳务报酬总计发放13.96亿元,广告宣传投入总计2.1亿元,因视吧APP充值慧币而产生苹果、财付通、支付宝充值渠道手续费1100万元等。

  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还注意到,“视吧”启动后,曾邀请了大批明星助阵。其曾搞过一个“77红包节”,邀请现代华尔街风云人物吉姆罗杰斯、经济学者李大霄、量化交易大师安德烈昂格尔、胡润百富榜创始人胡润等诸多财经大咖参与直播;此外,徐峥、王子文等娱乐明星也曾成为“视吧”的座上宾。

  与巨大的投入相比,大智慧此类业务的收入则要低了很多。据公告称,“视吧”主要收入来源仅为用户的充值。2016年,公司总计确认“视吧”收入仅5.53亿元,导致该业务报告期内严重亏损。

  曾几何时,大智慧股票市值一度逼近700亿元关口。伴随着业绩的持续低迷,公司股票市值也是严重缩水。

  截至“五一”小长假前最后一天收盘时,大智慧股价报收于4.79元,股票单价甚至低于在新三板挂牌的益盟股份(14.05元/股)。大智慧总市值仅为95.21亿元;而同花顺目前的市值为304.50亿元,东方财富更是高达473.97亿元。